当前位置:澜湖网>综合>正文

1.5亿元保单是真是假?被拒赔后基金公司保险公司对簿公堂

2019-11-18 12:30:11 来源:澜湖网

每个记者:聂红每个编辑:叶枫

近日,司法文件网上公布的民事判决显示,民生加拿大基金公司认购莱芜新通印刷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芜新通公司)发行的两年期私募债券9920万元。同时,莱芜新通公司向中银保险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以下简称中银公司)投保了1.53亿元企业贷款履约保证保险。由于莱芜新通未能按期偿还到期债务,民生嘉荫向中行提出索赔。但中行表示,从未承销过该业务,相关保单、背书表和印章均为伪造,拒绝理赔。随后,民生嘉荫基金向法院提起诉讼。经司法鉴定,相关文件中的印章确实与中行使用的印章不一致。但是,根据其他证据,法院仍然裁定中行需要解决索赔,赔偿民生嘉荫基金9920万元的债券认购,并承担68.78万元的诉讼费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企业贷款担保”护送民生银行认购1亿莱芜新通私人债务

根据判决,莱芜新通公司于2014年8月获得深交所批准,同意其非公开发行面值不超过1亿元的私募债券。本次发行的债券面值为100元,按面值发行。债券的期限是24个月。债券存续期间的票面利率为11%。民生银行济南分行和国海证券共同担任本次发行债券的托管人。

事实上,莱芜新通公司购买的公司贷款担保(d)——公司贷款履约担保保险原本是民生资产公司。根据2014年9月9日签署的保单信息,申请人莱芜新通公司和被保险民生资产公司的贷款本金为1亿元,年利率为11%,承销率为100%,保险金额为1.53亿元。保险期自2014年9月20日00: 00开始,至2017年3月19日24: 00结束。根据本协议,如果被保险人未能按照基本合同的约定按时支付任何债券发行的本金或利息,或因任何违约行为(视为保险事故)而未能按时收回被保险人的全部投资,无论基本合同下是否有其他担保,被保险人均有权根据保险单、所附保险条款和本协议立即向保险人索赔。

2014年10月,莱芜新通公司与民生嘉荫公司签署债券认购协议。同月,保单受保人从民生资产公司变更为民生银行中小债务资产管理计划,变更为民生银行高息债务资产管理计划。随着债券到期,莱芜新通公司未能履行兑付债券的义务。民生嘉荫公司要求中银公司履行保险责任时,中银公司表示不承保业务,拒绝理赔。

关于1.5亿元人民币政策真实性的法庭辩论

事件本身并不复杂。这是一个保险事故后索赔的问题。中行索赔不理赔的原因是所谓的“企业贷款保险”保单及相关证据是伪造的。中行认为,涉案保单是民生银行和中行伪造的假保单,意图骗取保险金,诉讼结束后也拼凑伪造了面对面陈述等相关证据。

中行称,该公司从未就莱芜新通2014年私人债务与莱芜新通公司签订过企业贷款担保(d)——企业贷款履约担保保险合同,保单和审批表均为虚假材料。一方面,政策形式不同,材料印章是假的。指出所涉及的政策及其他材料的格式不同于公司真实的政策及审批文件,文件类型代码及序列号没有按照监管要求明确标注,政策上预留的电话不是公司统一的服务电话,民生嘉荫公司提供的虚假文件及相关证明等案件材料上的印章是伪造的。另一方面,材料是假的,公司没有收到任何溢价。中行表示,根据中国保监会的相关规定,保险期限超过一年的保证保险必须经中国保监会批准。该公司从未申请过两年保证保险业务,而保单的保险期限为两年。此外,根据相关政策,该公司从未获得229.5万元的溢价。此外,中行还认为,就民生嘉荫公司提交的证据而言,它无权主张保险单权利。主要原因包括:根据民生银行提交的证据,涉及的不是保单中记载的被保险人,无权以被保险人的名义提起诉讼;就时间而言,保险单签署时保险标的不存在。考虑到贷款履约担保保险合同独特的担保属性,保单不能是有效保单等。

随后,双方就该政策是否有效提交了10多份证据。其中,中行公司提供了与保单上载明的保单号、文件类型代码和文件序号相对应的真实业务、营业章公安备案表、营业章印刷胶片、营业章照片以及涉及莱芜新通实际控制人朱穆涛和利害关系方祁木魁的多项判断。另一方面,民生嘉荫除了提供“企业贷款担保(d)-企业贷款履约担保保单”外,还提供了中国银行保险有限公司“企业贷款担保(d)-企业贷款履约担保保险条款”和加盖中国银行发票专用章的总金额为229.5万元的保费发票,并提交了面对面的照片、音频光盘和电子节录文件,以证明中国银行员工公开办理了与中国银行相关的业务。从那以后,双方的律师进行了激烈的辩论,质疑对方提交的许多证据的真实性。

中行一审判赔偿债券认购9920万元

公众说公众是对的,女人说女人是对的。经过一番争论后,这仍然取决于法院的判决。

受理该案的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中行不同意保险单、合同/协议当面陈述、签注单、印鉴样本上加盖的特别承销印章,并主张该印章不是其公司印章一事,认为虽然上述文件中的印章与中行使用的印章不一致,但民生嘉荫公司提交的照片显示,民生银行济南分行工作人员两次前往中行办公室承销保险单。第一次,我行工作人员毕茂青在我行办公室封存保单,第二次,我行工作人员王茂军将审批表交给我行工作人员王茂军办公室的郭某和袁某。法院认为,保险单、签注单等文件上的印章均加盖在中国银行的办公场所,并由中国银行工作人员加盖。该案中的被保险人在承保时履行了谨慎的职责。即使有争议的印章是假的,民生银行也有理由相信中国银行工作人员在工作场所加盖的印章是真正的中国银行印章。因此,保险单和背书单应归中国银行所有,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中国银行承担。

关于中行提出的民生银行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的主张,法院认为,保险单规定民生银行为保险单的被保险人。根据保险法的规定,民生银行公司有权对因保险单而产生的保险利益进行索赔,该保险单具有原告的主体资格,因此其索赔不可受理。至于中行声称公司未收到相关保费,法院认为,上述分析已经确定保险单和审批表是中行公司的工作。中行公司承认被保险民生嘉荫公司承销了本案涉及的业务。至于中行公司是否向莱芜新通公司收取保费,这是中行公司与莱芜新通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民生嘉荫公司的保险权利不能以是否收取保费为由否定。

虽然中行公司以查明事实为由申请增加莱芜新通公司和民生银行济南分行作为第三方参与诉讼。但法院认为,莱芜新通公司和民生银行济南分行未能参与诉讼,对案件事实调查没有影响,因此增设第三方的申请未获批准。因此,法院裁定,被告中国银行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分行将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民生银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9920万元的债券认购费。案件受理费53.78万元,鉴定费15万元,由被告中银保险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承担

中银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

中行收到一审判决后,依法提起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中国银行在相关政策上的印章是虚假的。济南市公安局已立案受理中国银行举报的伪造中国银行保险印章案件和中国银行被虚假诉讼接管案件。申请人莱芜新通公司法定代表人朱英涛在刑事调查记录中表示,莱芜新通公司从未与中行公司签订过任何保险协议,莱芜新通公司也未缴纳保险费。因此,在本案中,原告莱芜通信公司被要求为第三人参与诉讼,以查明所涉及的保险合同是否成立和有效。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完成二审,裁定“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不清楚”,裁定“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01号民事判决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本案发回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目前,此案正发回一审重审。

这1.5亿美元的保单是真的还是假的?记者也将继续关注法院的最终裁决。

国家商业日报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买彩票 pc蛋蛋购买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 科创板半导体企业华润微将于10月25日首发上会
下一篇: 凯乐科技股东科达商贸减持240万股 套现约3273万元